万彩吧:德邦基因来自于崔维星的青年时代

福布斯百万富豪榜 2019-01-12 01:06:27
网址:http://www.slne.net
网站:万彩吧

  从校园招聘,到内部培训,德邦物流多年来一直坚持人才的自我培养,从目前来看,德邦的人才培养模式还是比较成功的。对于德邦年轻、体系健全和后劲十足的人才队伍,崔维星显然是自豪的。 2002年到2004年,中国大大小小的物流公司纷纷进军汽车货运行业,激烈的竞争让很多企业开始近似近身肉搏的价格战。 那时候德邦的汽运却刚刚起步,不仅不能打价格战,还需要提价,怎么办?他们开始寻找一种新产品,这种产品要经得起德邦高价格的挑战,于是乎他们借鉴国外汽车航班的概念,并对之进行延伸,将其定义修改为“像卡车一样的航班”,并在国内率先推出“卡车航班”的运输业务,正好赶上国内经济的飞速发展,华南地区货物量迅猛增长的第一班。 1994年3月,他正式加入广东国旅下属企业国际货运公司,公司在中山成立“速达货运公司”。理想丰满,现实骨感。那时候,崔维星整个部门的员工只有一个搬运工和一个司机,崔维星既当领导,又打杂,还要跑业务。 “快递公司最宝贵的是飞机吗?是无人机吗?是无人驾驶吗?快递企业动辄几十万人,企业文化、人力资源、全公司的向心力、凝聚力才是最重要的。如果做到步调一致,必将产生巨大的能量。” 崔维星认为:亏得越多,越说明这个地方的竞争壁垒容易建立,别的企业也不愿意来做了。如果我们做好了,我们的壁垒就更完善一点,我们的竞争优势可能会更强一点。 而这场“冒险行动”的主要策划者就是崔维星。这一路虽然辛苦,然而回想起来,他感受到的却是充实、自信以及挑战后成功的快感。面对同学们的羡慕,崔维星说“想做就去做”。 今天整个物流界的朋友圈,媒体的聚光灯,都聚焦在崔维星和德邦身上。人只道此刻光芒万丈,有多少人知道崔维星走过怎样的路?又怎样的“不饶岁月”? 然而德邦却意识到,靠低廉的价格战或许可以维持短暂的竞争优势,但当价格战用尽,还有什么方法可以使用呢?想在急剧变化的物流界站稳脚跟,就必须根据市场需要,发展自己的特色服务,实施差异化战略,树立自己的品牌。 那个时候是崔维星最艰难的创业期,为了接货方便,崔维星还买了辆摩托车,由于技术不熟,经常会摔跤,有一次路边的一辆出租车正好开门迎客,崔维星带着薛霞结结实实的撞了上去,重重的摔倒在路边。 “德邦物流是从零担企业做过来的,大件物流是德邦的看家本事,也是现在客户的痛点。德邦要发挥特长做大件快递,请大家以后大件快递发德邦”。 一次偶然的机会,崔维星看到了联邦快递中国去总裁陈嘉良的采访,陈嘉良说“联邦快递的核心竞争力是网络和服务”。这句话对崔维星产生很大触动,他认为这里的“网络”指的就是遍布各地的直营终端门店。 1992年,崔维星20出头,这一年他拿到了厦门大学会计系本科毕业证书,这是那个年代很难得的学历和资本。也是在那年,他被分配到了广东省中国国际旅行社。枯燥的财务工作,同事们的高收入对比(当时国旅导游月收入超过10000元),内心本就不安分的崔维星想到了辞职。 今天看来,曾经被德邦内外广泛关注的“分家事件”,根本原因还在于德邦高层对究竟重点发展空运还是汽运的争论与分歧。历史无法假设,然而德邦如今的成绩却印证着崔维星的这个选择,是正确的。 崔维星承认自己非常关注细节,他甚至承认因为一些细节问题而对身边的员工过于苛刻。“现在我已经好了很多。”他说他现在对于一些琐碎的细节已经不是那么挑剔了。 2007年,中国的物流市场竞争异乎寻常的惨烈,TNT对华宇集团的收购完成,大田宣布完成与联邦快递之间的股权及国内快递业务资产的收购交易。面对外资进攻,众多物流企业自乱阵脚,不惜一切代价,展开了价格战。 2007年5月,崔维星在内部会议上喊出一个口号:我们必须树立这样一个思想,无论在什么地方,都要做好处处是德邦物流的主场! 崔维星认为:“越贵的东西,销量越大,UPS、联邦快递的价格普遍比较高,但是却走遍全世界,说明他的价值含量高,这就是经济规律”。 会计出身的崔维星对于细节有着近乎苛刻的要求。他会注意到大厅里绿植掉下的叶子为什么没有被扫走,自动门掉色了为什么没被补好。还有,办公室前面的草坪黄了为什么没有被处理。据说,他还为此发过一次火。 2000年4月,在与南航老干承包合作管制即将结束之际,崔维星在内部搞了一次给公司征名活动。 办公室文员蔡耀基以“德邦”二字从大批应征者中脱颖而出,喜欢与众不同的崔维星抛弃了一般物流公司取名必选“通”、“达”、“发”的套路,选择的“德邦”二字,崔维星认为,公司应该多客户将诚信,对员工讲诚信,我们应该做一帮有品德的人,所以将公司命名为“德邦”再合适不过。 由于业务的开展,崔维星和“南方航空老干部航空货运处”很是熟悉,当时负责经营管理的是退休老干部老邓,当得知眼前这个带着眼镜的黝黑小伙是本科大学生是,他很是欣赏,时不时就喊“小崔,来办公室聊一聊”。 浙江湖州华安物流的一位物流高管说,毕业的厦大的崔维星是国内物流业少见的“科班出身”的人,他较早关注到服务品质,安德烈梅尔尼琴科在改变国内物流业“品质低下,战略缺失”方面颇有建树。 2007年1月1日,德邦物流在华南的转运中心正式落户广州白云,与此同时,德邦物流的汽运收入占比首次超过空运收入,这次搬迁也标志着德邦物流的业务开始全面向汽运转型。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正是这种对细节的执着,帮助德邦成为了零担物流行业的隐形冠军。2016年11月25日,德邦快递上市申请被中国证监会受理通过。此番上市德邦欲募集资金29.88亿元,用途主要分为四大部分:直营网点建设3.71亿元,零担运输车辆购置17.13亿元,快递车辆与设备购置5.92亿元,信息一体化平台建设3.12亿元。 1月16日,崔维星和他的兄弟们走进了上海证券交易所,创业22年,经过漫长的等待,德邦股份终于要登陆A股,而这不仅是中国零担快运第一股,也是目前为止唯一一支真正的IPO物流快递股,不借壳,不去海外! 德邦物流有一个形象曲,歌词的第一句是:每一天都是新的征程,今天的我和昨天不同,年轻的心要勇敢上路,踏平坎坷看见天边的彩虹。 既能冒险,又会选择,崔维星早早的就学会了“用最稳健的方法,做看似冒险的选择”。 虽然在最初推广时并非一帆风顺,然而在当时还是对空运和汽运市场造成较大的冲击,这也为其以后打造强势的“空运速度,汽运价格”品牌奠定了基础。 一般来说,老板的气质往往就决定了一家公司的气质。在德邦物流,这种对细节的专注体现在方方面面,典型的就是每一个东西都有它应该待的准确位置,比如小汽车。 又比如,在货场,叉车司机的脚不能放到叉车围栏以外——要做到这一点其实并不容易,因为叉车一般是倒着开的,司机的身体是冲着后面的,必须侧身扭头看着前面,这时候很多司机往往会很自然地将脚放到外面。类似的规定还有很多,比如运货车的油漆必须用杜邦的,如果掉漆必须马上补好,否则后果会很严重等等。 通过采用“底价+几毛”的低价盈利模式,明码标价,南航老干在竞争激烈的市场迎来了大发展,以致于有客户三更半夜还要从珠三角其他地方拉着几百斤的货物跑过来。很快,不少同行学会了这种“底价+几毛”的低价盈利策略,这是崔维星第一次引领这个行业的一个方向。 不仅北上进东北,东进杀伐长三角,德邦还搞西部大开发。然而受限于中西部的经济发展水平,这些网点迟迟不能盈利,然而崔维星给出的指示却只有两个字——坚持! 在30年前的那次校运会上,崔维星咬牙坚持,最终获得了一万米跑的冠军。在20年前进入航空货运代理市场苦挨了三个月之后,他终于等来了北大方正的一笔大单,他的公司从而得以绝地重生。在十几年前进入公路快运市场时,他的德邦物流更是依靠规范化、标准化的管理,从小到大,从弱到强,一步一步成为这个行业里的“冠军”。 8平米的店面:崔维星在广州大沙头海印城发现一家占地8平方米,专卖打印机传真机的店铺,生意不怎么样。于是他就和人主动商谈能否将店面转让给自己,后来双方达成一致:18万元转让,分三期在一年半付清。 1月16日,德邦股份鸣锣上市,开盘报6.97元,暴涨44%。有证券机构分析,德邦上市之后有望迎来数个涨停板。 德邦股份董事长崔维星在上市前演讲时表示,“德邦是48岁的崔维星带着平均年龄35岁的高管在战斗,顺丰是48岁的王卫带着平均年龄49岁的高管在战斗,这就是两个公司的差别!” 崔维星一直记得上大一时的那次一万米长跑比赛。在跑了不知道几圈之后,他感觉心跳越来越快,像要蹦出嗓子眼来,腿也越来越沉,而终点却那么遥远,仿佛永远也到不了。 1986年的夏天,崔维星和他的朋友徐恩俊做了一个让同学们吃惊的决定:从诸城老家出发,骑行7天,环游济南、泰安,看了趵突泉,还爬了泰山。这一路,他们不仅经历了太阳的暴晒,由于“财政紧张”,他们还睡过火车站,借宿过路边西瓜棚,甚至盖着雨衣露宿野外。 在德邦物流总部,你基本只能看到两种颜色的汽车,一种是黑色,一种是白色。其中黑色的汽车要放在办公区域的前半部分,白色的汽车要放到后半部分,两种颜色的汽车绝对不能混杂在一起。另外,所有的汽车都要摆放整齐。如果是横着摆放,那车头必须呈整齐的一条线。如果是竖着摆放,那车身就必须是一条线。 德邦股份预计2017年全年公司营业收入为200亿-205亿元,较上年同比增长约18%-21%;归属母公司净利润为5.5亿-6亿元,较上年同比增长约46%-60%。 “我们学了华为三年,也有一点突破。那就是严格按照流程去做,确保把好的人和差的人都选出来,把好的人放在合适的岗位,差的人也转到合适的岗位。” 这时,一只黑色的小飞虫从崔维星眼前飞过,他立刻跳起来伸手朝空中连抓了几次,但没有抓到,小飞虫还是飞走了。在接下来的几分钟里,崔维星一边接受采访,一边警惕地注视着四周,寻找着这只小飞虫的踪迹。 1998年,崔维星承包了南方航空老干部货运处,那时公司包括车辆和应收账款在内的所有资产才20万元,现金几乎没有,但第一个月就亏了三万元,员工几乎走光。 在多数人眼里这只是一次简单的承包,仅仅意味着崔维星的身份从南航老干的客户变成了主人,但是从我们今天的视角来看,这是德邦物流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关键一步。 快递员、司机、客户,敲钟代表的挑选颇具深意,就在前一天,崔维星在上市答谢会上表示:德邦在未来要做到客户第一,员工第二,股东第三,大股东崔维星排第四。 眼下,德邦物流又迎来了新的、更加艰难的生死时刻。这次,崔维星和他的德邦要进入的,是对手更加强大、竞争更加激烈的快递市场。这个市场已经被顺丰快递、邮政EMS和“四通一达”以及来自国外的UPS、FedEx等巨头瓜分得差不多了,留给德邦的空间已经不多了。更要命的是,留给德邦追赶的时间似乎也已不多。他相信,在接下来的数年时间里,这个市场经过激烈的搏杀,最终会只留下两三家快递企业,而这将会是大概率事件。 “德邦是用华为的办法,咨询公司的最佳实践,加上德邦物流的企业文化、人力资源、创新力、凝聚力和向心力来和顺丰做差异化”。 2000年8月8日,广州市德邦物流服务有限公司正式成立,注册资金300万,专做空运代理业务,而后飞速发展,走出广州,在珠海深圳开辟市场;与多家企业联合合作,开始成为集航空货运代理、国内和国际快递、铁路行包专列、汽车运输、到达货物提取派送等等为一体的综合性物流企业。 然而此时崔维星又向前走了一步,经过研究他发现:如果将同一个地方的客户的货物集中起来发一票,到了目的地后,再由目的地的合作代理按照传真清单的要求进行分拨,将能从航空公司处分离出巨大的盈利空间。这就是催生空运货运界一次革新的“空运合大票”。 一旁的下属忍不住插了一句:“您真的觉得自己已经好了很多吗?”崔维星严肃地回答:“是的,这几年我已经改了很多。” 2001年,德邦物流在广州白云开了一个档口,开始做汽运业务,然而到了2003年,两年时间一直在亏损。与之相反,喻大富直接管理的深圳空运业务和石浩文直接掌管的广州空运业务,却挣的盆满钵满。这两位长期在空运业务圈打转的副总,自然不肯再追随崔维星,从而放弃空运这么大的蛋糕。 崔维星喜欢长跑,1985年的夏季运动会,崔维星用“不顾一切冲刺”的决心,使他超越了最后一个竞争对手,获得了5000米长跑比赛的第一名。 1996年,广东国际货运公司决定放弃中山业务,将办公大楼、车辆设施等一并收回。公司虽然放弃了中山,崔维星却不想放弃,既不甘心放弃自己攒下来的客户,更想证明自己,于是他毅然决定自己创业! 2016年,中国快递企业第一阵营纷纷上市,未来德邦若上市成功,将对其开拓快递新业务带来什么样的帮助? 上午9点30分,三位特别的嘉宾与崔维星一同敲响了上市的锣声:德邦蝉联五星级最久的快递员:庞剑军;2004年进入德邦,13年0事故的司机:韩小奎;德邦的忠诚客户,好百年家具创始人:程怀宝。 这一切或许都在说:崔维星和他的德邦,这次又选择了长跑,这条跑道更长,他们要做的比以前更多,而崔维星和他的团队,都还很年轻。 -德邦上市后,业务重点将在大件快递。德邦创始人崔维星坦言,德邦物流的发展,有个绕不过去的话题,就是如何跟顺丰竞争。 还有一次崔维星好心帮客户拿了3.5万的货款,为了不被抢就放在了摩托车的后备箱,回去后却发现后备箱被撬,现金不翼而飞。崔维星不得不节衣缩食,分批偿还。 崔维星认为,服务网点对物流企业来说就像是触角,只有覆盖面更广,才能为客户提供更快更好的服务。德邦物流内部还流传着崔维星当年确定网点扩张的制胜战略后说的一句话,“把网点开到客户楼下,看他发不发货。” 在业内,德邦一贯以人才培养著称,在昨天的答谢晚宴上,崔维星还拿顺丰的高管团队与德邦高管团队做对比“德邦是48岁的崔维星带来一群平均年龄为35岁的人奋战和打拼;顺丰是48岁的王卫带着一群平均年龄为49岁的人做事。” “你有没有注意到,‘德邦’读起来特别响亮,因为这两个字都含有爆破音。”在采访中,德邦物流董事长兼总经理崔维星对《中国企业家》说:“这个名称是我挑的。”然后他又皱起了眉头,“就是‘德’这个字的笔画有点多了,在广告牌上远一点看,有时候就是黑乎乎的一团。” 一个这样细心的老板,无疑会给身边的人带来巨大的压力。“我们的老板就是一个细节控。”德邦物流的一名员工就这样抱怨。 凭借着不服输的劲儿,他终于寻到了第一个客户,而他第一笔货,是5公斤的空运货,收客户43元,成本35元,赚了8块钱。 即使如此,凭借自己在货运市场的经验,加上良好的服务,货量不断上升,到了1997年底,崔维星的全部资产到了20万。 1998年8月,南航老干正式使用空运合大票模式。结果带来的快速发展出乎崔维星的预料,也令同行咂舌不已,很多同行开始到南航老干取经。 今年48岁的崔维星,在中国物流快递圈的大佬中难得的“知识分子”,说起和物流的缘分也是奇妙:他和物流的第一次亲密接触,不是被大家熟知的“崔氏货运”故事,而是从广东国旅开始的。 也是在前一天的答谢会上,崔维星向到场的嘉宾直接表露了自己的野心和对德邦的期许。在这场演讲中,他提到了两家公司、一个关键词:顺丰、华为、大件快递,一个是“假想敌”,一个是“学习对象”,最后一个则为重要的定位。 这场演讲虽然“大胆又直白”,但是开头却又很文艺,“德邦创业22年了,都说岁月不饶人,但我也没有饶过岁月,德邦物流也没有饶过岁月”。 1994年,崔维星回老家过春节,遇到了广东国际货运公司(广东国旅的下属企业)的一位副总,他向崔维星介绍了航空货运的发展前景,希望崔维星能到他们企业开拓货运业务。在当时,空运业务刚刚起步,是朝阳市场,各式各样的公司争先恐后的抢入。 那时在念高中的崔维星,学习成绩虽然还称不上全校拔尖,但是也却是较好。在报考大学时,他觉得自己能考高分,但估摸着上北大清华还有难度,于是他选择了厦门大学,一方面也是名牌大学,另一方面厦门大学在山东的录取分数一般不高,这是最稳健的选择。 在此后的创业历程中,崔维星也几次遇到过这种似乎就要坚持不下去了的艰难时刻。 钱也没有:向父母借两三万,向客户借一两万,向合作商借两三万,向爱人也借了两三万,总算筹集到了10万块启动资金,其中9万块买了一辆小货车。 后来南航老干部处决定将南航老干承包出去,老邓推荐了这个他刚刚熟识的大学生老板。此时的崔维星也已经意识到了货物运输的主动权应该掌握在自己手里,减少运输环节能降低成本,提高盈利。一心想赚大钱的崔维星经过反复思考分析决定抓住这次机会,承包一年,专做空运生意! 在今天的敲钟仪式上,德邦赠给上交所的是一件“奔跑的快递员”模型,寓意不断向前奔跑。 听说是做业务,崔维星来了兴趣,一是体现自己价值的机会,二是内心也喜欢,于是他决定试一下,从此他与货运的缘分开始了。 遵循这一规律,德邦走向品牌之路。然而靠什么来锻造品牌呢?依靠核心竞争力——四通八达的网络和优良的服务。 上海2018年1月19日电 /美通社/ -- 1月16日,德邦正式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交所)挂牌上市,公司简称“德邦股份”,股票代码603056。德邦就此成为中国第一家在国内主板上市的快运企业,同时也是国内快递行业中唯一一家通过IPO审核机制并顺利过会拿到批文的快递企业。德邦股份此次共发行10000万股,每股发行价4.84元,公司总股本96000万股,开盘价6.97元,涨幅44.1%。 2001年时,崔维星创办的德邦物流开始进入公路快运领域,也就是零担市场。这次他的公司亏的时间更长,导致其他所有的合伙人都相继离开。在此之前,他从不知道失眠是什么滋味,但从那时开始他经常失眠。 事业蒸蒸日上,崔维星却发现一个现象,对快递小件货来说,对运价不是很敏感的,使用空运的就多,然而在中国大陆,特别是上了量的货物,对运价反而更加敏感。他的嘴里考试时不时念叨一句话:未来汽运肯定是一个趋势。 “我们不是和别人相似,而是要用差异化的方式和别人竞争,总之德邦是要在世界快递领域发出中国的声音”。 “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长跑吗?”崔维星自问自答,“因为对于我来说,长跑赢的机会最大。”